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研究报告 >

审计风暴之后,彩票业到了“刮骨疗毒”的时候

时间:2018-06-06 15:3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东方卫视编辑部 点击:

  

彩票-转_副本.jpg


   彩票业“刮骨疗毒”

  (原标题)


  《中国新闻周刊》本刊记者/闵杰


2015年6月25日,中国建国以来首次对彩票行业资金状况的大规模审计报告对公众发布。

本次审计共抽查彩票资金658.15亿元,其中发现违法违规问题金额169.32亿元,超过被审计的彩票资金总额的四分之一。这条消息坐实了人们以往对于彩票资金已成“唐僧肉”的揣测。

彩票行业资金审计报告暴露的资金违规的名目之巨、手法之多、范围之广,让人瞠目。其中既有吉林体育彩票发行管理中心使用44.98万元彩票发行费组织职工赴境外旅游这样的“小数目”,也有河南省体育彩票管理中心在原办公楼人均面积超标的情况下,仍然使用彩票发行费8572.38万元购置新办公楼这种“大手笔”。

“审计报告后面还有一个282项的违规明细,很多老百姓没看到,看到以后会很生气。”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彩票研究所所长冯百鸣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里面很多资金都是“胡来,胡用”。

在受访专家看来,彩票审计风暴或将促使彩票行业顶层设计变革,中国彩票业到了“刮骨疗毒”的时候。


  彩票公益金成违规重灾区

彩票行业审计风暴始于去年。2014年11月中旬,国家审计署18个特派办全体出动,一个特派办负责一个。匀布18个省开展彩票资金审计工作。

这次审计让很多人感到意外,据媒体报道,“并非审计机关的例行工作,也不在上一年年底的审计工作计划中,而是临时追加的项目”。

审计范围之广也属首次。这次审计涉及18个。228个省市级彩票销售机构、以及4965个彩票公益金资助项目。共抽查彩票资金 658.15亿元,占同期全国彩票资金的18.02%。

审计中发现的问题具有很多共性。例如,在彩票公益金的使用方面,有73个单位通过编造虚假项目、提供虚假资料等方式,套取彩票资金5.96亿元;有23个彩票公益金资助项目被违规改变公益性用途,涉及金额3.61亿元。在彩票发行和管理费方面,有32个单位违规使用彩票资金31.47亿元购建办公楼、培训中心等楼堂馆所,141个单位违规使用彩票资金发放津贴补贴等3.83亿元。

彩票资金违规使用的方式五花八门,有的被用于建楼、补偿拆迁、发工资,还有的被用于购车、出国和旅游等。

不过,这种简单的罗列很难让一般人看出真正的问题所在。所谓的“彩票资金”通常由三部分组成,一是彩票奖金,用于支付彩票中奖者,约占彩票销售额的58%;二是彩票发行费,专项用于彩票机构的业务费用支出和彩票代销者的销售费用支出,约占整个彩票销售额的14%;三是彩票公益金,专项用于社会福利、体育等社会公益事业,约占彩票销售额28%。

这次审计的对象,是其中的彩票发行费和彩票公益金两项,用于返奖的彩票奖金不在其列。

多数人的印象中,彩票资金的违规,应该把板子都打在福彩和体彩机构上。不过,据《中国新闻周刊》统计,在此次公布的282项资金违规明细中,只有147项涉及各级福彩和体彩机构,约占一半。另外一半的违规项目,违规方多是各地体育、教育、民政部门,甚至还包括规划局和国土资源部门。

也就是说,彩票业的问题,不仅是福彩和体彩两大发行管理机构的问题,同样包括彩票公益金的各使用单位,问题甚至更为严重。

中国彩票行业沙龙创始人苏国京对《中国新闻周刊》解释,在中国彩票管理中,彩票发行与公益金管理是完全脱离的。

巨额公益金的去向一直扑朔迷离。“国外部分地区在发行某一种彩票的时候往往会事先明确这个彩票的用途和去向,所以从销售一直到最后资金(公益金)归集和使用都是很清晰的一条线管理。”苏国京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中国,彩票公益金是一个大池子,当所有资金汇总后由财政统一进行分配和处置,由此导致部分资金使用情况不清,来龙去脉不清。

“中央彩票公益金的使用一直不够公开透明,特别是地方分配到的50%的公益金更是如此。”冯百鸣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地方彩票公益金的支出和管理非常混乱,使用方向存在重大缺陷。以体彩公益金为例,湖南省游泳运动管理中心将彩票公益金342.57万元用于发放教练员、运动员的奖金、补贴等,“彩票公益金用于群众体育事业无可厚非,但用于竞技体育则非常 不正义 。”

冯百鸣是民政部彩票公益金项目使用评审专家组成员之一,在他看来,划归民政部的彩票公益金使用尚且有专家评审制度,到了地方上则毫无制度性约束。

冯百鸣在仔细研究了282项违规明细后发现,一个名为“示范性综合实践基地项目”的资金申报问题最为突出。同一个项目,竟然有山西、辽宁、吉林、河南、湖南、重庆、陕西等7个省、市的几十个地方行政部门在获取示范性综合实践基地项目过程中弄虚作假,共涉及17个项目,每个项目资金3000万元,共计5.1亿元。

此次审计中,不少彩票公益金被违规使用或闲置的数额之巨,让人意外。例如,太原市财政局将彩票公益金8050.37万元拨付给太原市龙城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用于补充公司注册资本金;黑龙江省体育局将彩票公益金19453万元用于非公益项目;江苏省民政厅在2010年收到中央彩票公益金1亿元,直到2014年12月,这笔资金仍然闲置未用;扬州市社会福利中心以实施“三无”孤老等养老问题实施改扩建名义,将2662.49万元彩票公益金用于扩建面向中高端老年客户群的老年公寓;温州市财政局则将1亿元彩票公益金用于增加温州农业投资发展集团等企业的实收资本。

除了项目资金去向混乱、把关不严,项目的跟踪和公示也几乎形同虚设。以民政部在6月29日刚刚公布的《2014年度本级彩票公益金使用情况公告》为例,公示的项目仅包括8个大项和14个小项,公示的最小金额一般都在百万元以上。例如,涉及1000万元的“夕阳红”救助服务项目,仅有如下短短的一段描述,“开展社区服务,为困境老年人提供救助服务。包括提供 一键通 服务、社区康复治疗(针灸、按摩、理疗)服务、为孤寡、空巢老人提供送餐、巡诊等服务,帮助他们有尊严地安度晚年。”

地方彩票公益金的使用公示更为粗线条。如天津市财政局公布的《2013年度彩票公益金筹集分配使用情况公告》中,2013年度总额达89409万元的“彩票公益金使用情况”,只有简单几句话,比如“全民健身工程建设6466万元”“备战第十二届全国运动会经费补助5000万元”“承办全国及国际体育比赛1107万元”“体育场馆建设19125万元”。

(责任编辑:东方台)
------分隔线----------------------------